快捷搜索:  as

《法官来厦门办案 当事人公款请客》后续 当代报

台海网11月25讯 (海峡导报记者 朱黄 陈捷/文 陶小莫/漫画)门现代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国旅联合,股东节制权之争愈演愈烈。

继厦门现代旅游向南昌法院申请查扣江旅集团节制的国旅联合新章照之后,11月19日,厦门现代旅游和现代资管又向国旅联合注册所在地南京警方报案,哀求对大年夜股东江旅集团的刻章行径存案查询造访,并收缴国旅联合的新印章。

跟着案情的深入,一家上市公司为何能造出两套公章的一些幕后细节也徐徐浮出水面。

1 三条证据举证 公章并未遗掉

2019年11月19日,厦门现代旅游和现代资管向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报案,指称:“江旅集团主要认真人曾少雄指使包揽人伪造事实,骗取公安机关印章立案后私刻上市公司公章,擅自变化上市公司工商治理注册挂号信息。”

南京江宁区是国旅联合的注册地。厦门现代举证“曾少雄指使详细包揽人伪造事实”的三条理由为:

第一,2019年8月13日,厦门现代和江旅集团董事长曾少雄等人在北京会晤商谈有关过渡期历史遗留问题时的会谈中曾明确提出,国旅联合公章并未遗掉,双方并确认公章、证照由国旅联合指定职员保管;

第二,2019年8月29日,国旅联合又函告曾少雄,公章并没有遗掉、毁坏,并不必要补办,该函件于8月30日被签收;

第三,2019年9月29日,南昌中院做出的保全裁定,是根据曾少雄署名代表、国旅联合提出的,哀求南昌中院查封保全国旅联合公章的申请而做出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